群p中文字幕 _远去的道林寺:六朝胜迹为何被当作“淫祠”强拆

 

远去的道林寺:六朝胜迹为何被当作“淫祠”强拆

岳麓山地形图

文化看上去像一个包罗万象的筐,什么东西都可以往里装,但就词的本意来说,文就是“记录,表达和评述”,化就是“分析、理解和包容”。历史长河中,有些实物早已荡然无存,可它却能以文化的形态,长期留存在人们的认知中。这就是文化的魅力与价值所在。它是人类社会承前启后的纽带。

曾经在长沙岳麓山下延续了上千年的道林寺,就是湖湘文化史上一道抹不去的记忆。尽管如今连遗址都无处可觅,可在湖湘地方史志中,历代史家对于道林寺的记载,从来都是不吝笔墨。因为它的兴衰史,是湖湘文化史特别是湖湘宗教史上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道林寺与岳麓山上的另一座古寺麓山寺并称“湘西二寺”——意即长沙湘江西岸的两大寺院。麓山寺创建于西晋武帝泰始四年(268年),是湖南第一所佛教寺庙,有“汉魏最初名胜,湖湘第一道场”之誉。道林寺创建的具体时间无考,一般认为始建于六朝的东晋至南朝宋时期,故人称“六朝胜迹”。

道林寺早期为律宗寺庙。南朝齐永明元年(483年),律宗法师志道随湘州刺史王奂来长沙,在道林寺传授律宗教义,开启了律宗在湖湘地区的传播。由于律宗信徒众多,所得施财巨大,寺院规模不断扩大。到了唐代,随着道林寺声名远播,前来参拜访学的士人络绎不绝。唐肃宗时,唐将马燧特地在道林寺旁兴建道林精舍,用于接待宾客。唐懿宗时,道林寺在会昌佛难中一度被毁,但唐宣宗时又得以重生。其后,僧人疏言前往太原求取佛经,一次便运回了佛经5048卷。大量佛教经典的入藏,使得道林寺成为了湖湘最负盛名的讲经重地。

远去的道林寺:六朝胜迹为何被当作“淫祠”强拆

麓山寺

文人墨客纷至沓来,为道林寺留下了无数精彩篇章。如晚年流落湖南的大诗人杜甫,就曾在《清明》诗中,描绘了长沙人在清明节之际热衷于游“湘西二寺”的情景。在《岳麓山道林二寺行》诗中,杜甫甚至还流露出了在此安居的愿望。此外,骆宾王、宋之问、刘长卿、韩愈、刘禹锡、张谓、沈传师、韦蟾、杜荀鹤、唐扶、李建勋、裴休、齐己等,都有游道林寺的诗文传世。其中,晚唐诗僧齐己,曾寄居道林寺十年,写下了许多有关道林寺的诗。著名书法家欧阳询,则题写了“道林之寺”匾额和“道林寺碑”。

这些诗文墨迹中,以沈传师、裴休的笔札和宋之问、杜甫的诗篇最为出名,称为“四绝”。晚唐时,道林精舍中专门设立了一个展厅,取名“四绝堂”,用于陈列和保存“四绝”。不过,到了北宋治平年间(1064-1067年),文学家蒋之奇为四绝堂作记时,对前人所定的“四绝”提出了异议,认为裴休不如欧阳询,宋之问不如韩愈,主张重新定义“四绝”:沈传师的书法排第一,欧阳询的书法排第二,杜甫的诗排第三,韩愈的诗排第四。但是,到了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潭州知州周必大可能舍不得将裴休与宋之问替换出局,决定保留原先的四绝,再增加欧阳询的书法和韩愈的诗,然后将“四绝堂”更名为“衍六堂”。120年后的咸淳九年(1273年),文天祥在长沙任荆湖南路提刑使时,把这事写进了《道林寺衍六堂记》。

远去的道林寺:六朝胜迹为何被当作“淫祠”强拆

岳麓书院

道林寺不仅自身文化底蕴深厚,更重要的是它还是岳麓书院的源头。唐末,僧人智璇等为淳化湖湘民风,弘扬儒者之道,在寺院旁置地建屋,扩充道林精舍,供士人读书习文,以求功名,此为岳麓书院前身。五代时期,割据湖南建立南楚国的马殷,因笃信佛教,曾对道林寺及道林精舍进行重建,寺院规模更加宏伟,寄居道林精舍的士人众多,当时就有“道林三百众”之说。宋太祖开宝九年(976年),潭州太守朱洞在道林精舍基础上,正式兴办岳麓书院。在官方的支持下,岳麓书院的办学条件不断改善,办学规模持续扩大,在教育和学术上的地位扶摇直上,成为了中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

一直到明初,道林寺都是湖湘香火最旺盛的寺院之一。然而,到了明正德年间,道林寺却突然遭遇了灭顶之灾。而事情的起因竟然是为了重建岳麓书院。

明初,由于实行“科举必由官学”政策,士人为博取功名,只得就读于府县官学,作为民间书院的岳麓书院因此荒废了百余年。岳麓书院的房屋与田产,皆由道林寺僧人占据。到了明代中叶,随着政策变化,书院开始复兴。弘治七年(1494年),长沙府通判陈钢提议用长沙吉王府重建时拆下来的旧材料,重修岳麓书院。修复工程的具体事务由道林寺僧人法印负责。不过,这次重修可能只是修复了书院的部分建筑,规模不大。弘治十八年(1505年),在朝廷受排挤的文人官员吴世忠,出任湖广参议,分守湖南。正德二年(1507年),吴世忠听取长沙指挥杨溥的建议,准备再次重修岳麓书院。

在制定重修方案时,吴世忠又收到了长沙府县生员何凤等人的建议,称岳麓书院的风水不好,所以屡兴屡废,这次重修应调整位置和朝向,才能长久。吴世忠一听极为重视,当即请风水师前去岳麓书院查勘。风水师回来说,岳麓书院的风水确实与山脉背戾,须作调整。

远去的道林寺:六朝胜迹为何被当作“淫祠”强拆

岳麓书院全景图

怎么调整?风水师说,与书院相邻的道林寺是一块风水宝地。吴世忠当场拍板:那就将道林寺拆除,作为书院用地。可是,道林寺是一座千年古寺,将其拆除似乎名不正言不顺。吴世忠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道林寺定性为“淫祠”,实行强拆!

“淫祠”是指未经官府许可、民间私自建立的寺庙、道观、祠堂。明代搞过多次大规模的毁“淫祠”运动,但道林寺自明初就是额设之内的合法寺院。吴世忠将其纳入“淫祠”之列,显然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吴世忠这人历来比较霸道,敢说敢做。当年在朝中为官时,皇亲国戚张鹤龄强占老百姓的土地,别人都装聋作哑,只有他敢于站出来说公道话。皇帝御赐蟒衣玉带的道士张元庆,恃宠骄姿。吴世忠公开指责他左道惑世,要求皇上治其罪、削其职、逐其徒,吓得张元庆不敢再放肆。吴世忠在朝廷受排挤,正是因为他过于强势,触犯朝中当权者的利益。

吴世忠将道林寺当作“淫祠”强拆,也是说到做到。道林寺被拆除后,木石砖瓦全部用来修建书院。鉴于资金短缺,吴世忠还向府县的官员、师生发起募捐,募得银子三百余两,终于将岳麓书院全面修复一新。完工后,吴世忠专门写了一篇《兴复书院札付》,记述重修岳麓书院的前因后果。

岳麓书院起源于道林寺,最后却因重建书院导致道林寺遭强拆,不由得让人心生感叹:缘起缘灭,世事无常,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道林寺被毁后,不少僧人曾力图恢复。但道林寺原址已成为岳麓书院,旧地重建已无可能。到了清代顺治十五年(1658年),僧人果如在岳麓峰之北择地重建。乾隆十五年(1750年),寺院住持福梁再次重修,但香火寂寥。民国时期,道林寺因年久失修而倒塌。曾经风华绝代的道林寺,自此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只有从湖湘地方史志中,才能感受到它昔日的风采。(文/谢志东)

远去的道林寺:六朝胜迹为何被当作“淫祠”强拆

岳麓山导游图

010-84473611 13520666380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