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乾91后?? _独孤长夜行-为何说他是“王明的人”,潘、博,王之间的溯往(2)

 

(接上一期 https://www.toutiao.com/i6699077283153445390/

1931年9月,上海的白色恐怖越加严重,中共几乎无法开展有效的活动。中央机关已经暴露的人员开始分批转移,前往中央苏区。

独孤长夜行-为何说他是“王明的人”,潘、博,王之间的溯往(2)

王明当然也想离开上海,但他并不愿意去“钻山沟”,在征得共产国际同意后,他开始准备去莫斯科担任瞿秋白离任回国后一直空缺的驻共产国际中国代表团团长的位置。在临走前他做出了三项安排来控制国内的中共最高领导层,以确保他才是今后中共最高领导者的地位(私欲横流!)

1. 新组建了中央政治局,由博古、张闻天、卢福坦(叛徒)、李竹声(叛徒)、康生、陈云共 六人组成。并确定博古、张闻天、卢福坦三人为常委,博古任总负责人。并据此方案报共产国际,10月10日获批准。这项安排今天看来呈现了两个显著的特点。

独孤长夜行-为何说他是“王明的人”,潘、博,王之间的溯往(2)

张闻天

一、六人全是从莫斯科回来的,其中博古、张闻天、李竹声又都是王明在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同学好友,是在中山大学的搞派系斗争中观点一致的战友。尤其是博古在同“立三路线”斗争中,和王明联手。因此这个班子是王明完全信得过的班子。它排除了王明潜在的最大竞争者周恩来,这也是王明的一个主要目的。

二、是这个临时班子并没有如以往那般有总书记一职,只有常委和总负责人,这个位置给谁保留可想而知。

2. 王明给博古单独交代了三条“切记”。这个将是博古和潘汉年以后职业革命道路中的羁绊。

第一条:要尽最大的努力,使临时政治局在上海坚持下去。实在难以坚持,再迁往闽赣苏区,但必须先派人报告共产国际,如迁出上海,同时必须牢牢掌握住中央苏区,把这块根据地建成中央的根据地。

独孤长夜行-为何说他是“王明的人”,潘、博,王之间的溯往(2)

第二条:尽量不要召开“五中全会”,不要改变四中全会的选举结果和临时中央政治局的组成人员,要强调四中全会是共产国际派代表参加并批准的会议结果,必须尊重。情况发展到实在非开“五中全会”不可时,也应提前向共产国际报告召开的理由,经共产国际同意后再开。

第三条:从1932年1月1日起与共产国际的电讯更换新密码,绝对不准用于对苏区的电讯上。如果发生与共产国际的电讯中断,出现特别情况必须报告共产国际时,“我们两人确定一个秘密联络员,只有他来莫斯科,说的话是代表你的意思,我也只相信他的话”(王明原话)。

由于当时国民党统治区完全实行了特务统治,派出去面述的人,不能带信函文件,只能靠脑子记,用口述传达,所以人选特别重要,既要可靠可信,脑子记忆力特别好,还要机敏善于应付种种环境,能穿插过敌人布下的情报监控眼线。博古又一次将潘汉年放入了第一人选,认为只有他的好友潘汉年具有这方面的全部才能,王明和博古于是商定了联络员为潘汉年。

3.是要发动群众起来同国民党军警特务斗争,要紧紧依靠上海的工人阶级,保护临时政治局在上海的安全,使临时政治局能在上海扎根。为此王明做了二手准备。成立了“江苏省委破坏 反革命军队运动委员会”,调来了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同学、擅长于做群众工作的帅盂奇(女)任“破反会”书记。这样内线有陈云、潘汉年领导的中央特科,外线有帅孟奇的“破反委”,试图做到“双保险”,以此来保证临时政治局的安全。

独孤长夜行-为何说他是“王明的人”,潘、博,王之间的溯往(2)

王明这样的布置,终究没有达到他最好的预期,上海的中央机关还是因为国民党特务的严密侦查和叛徒的出卖,最终撤入了中央苏区。

1933年1月,临时中央迁入中央苏区,潘汉年则继续领导特科留在上海中央分局,继续与国民党暗中周旋。

1933年5月14日,左翼著名文化人丁玲和潘梓年(潘汉年堂兄)同时被捕 。潘梓年被捕时任中共江苏省委机关报《真话报》总编辑,丁玲和潘汉年也有过接触。为了防止意外,中共中央上海分局李竹声决定让潘汉年撤出上海,转移到中央苏区工作。

独孤长夜行-为何说他是“王明的人”,潘、博,王之间的溯往(2)

潘梓年

1933年6月中旬,潘汉年到达瑞金。博古十分高兴,留潘汉年同宿,细谈别后上海的情况。

当时中央红军在3月取得了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土改“查田”运动亦取得了胜利,边贸开展得很活跃, 根据地正在发展,军队和地方都很需要干部。正好前几天彭德怀向博古提出要给他配个政治干部,莫斯科的老同学杨尚昆此时愿意与彭共事(杨尚昆后来回忆说:“ 彭总是条汉子,为人坦荡,与他共事有安全感。 ”)。现在潘汉年来了,正好接杨尚昆的工作,让杨去红三军团任政委,潘汉年接任杨尚昆原来的工作,任中宣部中央苏区宣传部长,在中宣部部长张闻天领导下工作,这也算潘汉年暂时回到了参加革命工作的老本行。

独孤长夜行-为何说他是“王明的人”,潘、博,王之间的溯往(2)

杨尚昆在战争年代

博古和李德在中央苏区军事上后来的作为不再赘叙,万里长征开始前,博古又把潘汉年从赣南省委宣传部部长的岗位上调回来担任红军总政治部宣传部长兼地方工作部部长,同部队一起转移,目的就是曾和王明约定的“联络员”一事,他需要潘汉年留在身边,以防派出联络王明时不时之需之用。

果然,很快,这样的事发生了。过湘江的惨痛教训,促使中共中央召开了伟大的“遵义会议”。 而“遵义会议”的结果,根据当时的原则,必要要报备共产国际,然而,电台联系已经完全中断。只有人力交通。陈云和潘汉年被中央选中,作为中共联络代表,前往莫斯科。

独孤长夜行-为何说他是“王明的人”,潘、博,王之间的溯往(2)

遵义会议美术作品

1935年2月上旬,红军在云、贵、川三省交界的云南威信县水田寨花房子村休整时,博古派警卫员去叫潘汉年。博古向潘汉年谈了遵义会议的全过程,谈得很细,要潘汉年仔细记下,并 把周恩来的话也仔仔细细地讲了一遍。

着重强调:“现在自己决定交权,让位给张闻天,并同意会议的决定,重新起用毛。这完全为了中央红军的命运,为了中央的团结。第五次反‘围剿’失败,自己作为中央军事上掌握最终决定权的人,难辞其责。红军需要一个有独特军事才能的人,来帮助中央,掌握军事行动最终决定权。周恩来行使这个权力,否则‘蒸沙难成饭’。所以我思来想去,也只有同意了。”

博古继续交待说:“交权不仅仅是交三个印章,交几箱文件。最重要的是要向共产国际交代。让共产国际批准张闻天接班,否则即便交了印章,共产国际不承认,这个权还是没有交出去。所以这个工作必须由你来做,也只有你才能完成这个任务。因为我和王明约定的秘密联络员是你,只有你去了,他才会相信这是我的意愿。这两天你准备一下,把我刚才讲的话,反复背诵记牢。为了预防万一,我和周恩来已经商量过了,让陈云同志也去,由周恩来把我昨天说的意见告诉他。但两人要分开走,不管谁先到莫斯科,汇报以你为主,陈去补充。”

博古和潘汉年,推心置腹地谈了近四个小时,最后,两人都流泪了。(未完待续)

010-84473611 13520666380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